羊城中医诊所 韦国庆中医师

 

韦国庆中医师

医师文章--心得与体会

《伤寒》桂枝汤证的临床心得

灵活运用“八法”治愈风湿痹痛

您是第 位浏览者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寥兮,独立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

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是气之常也。人亦应之。

恬淡虚无,真气从之。


诊所地址:Aries Clinic of Chinese Medicine & Acupuncture,

 1F/23 John Street, Cabramatta NSW 2166 Tel:61-2-97550138


谢谢你的到访,欢迎与我联络

 
 

《伤寒》桂枝汤证的临床心得

澳大利亚中医学会――韦国庆中医师 

《伤寒论》是中医四大经典之一,是学习中医的必修课。经典之所以千百年来被人们尊为经典,自然是人们经过众多的临床实践证明其卓著的疗效,始称之为经为典。翻开历史,我们看一看从张仲景开始直到清代,在这长长一千多年的历史中,凡是在中医这个领域里有所成就的医家,读一读他们的经历,就会发现,大多数医家都是从经典中走出来的,大多数医家都是依靠经典而获得了公认的非凡成就,这就是经典的魅力。当然,这魅力就是临床疗效的体现。

说到读经读典,我充其量是个初学者,之所以将自己这区区的心得写于此,仅视其为引玉之砖,希望得到同道的斧正,以提高自己的水平。

《伤寒论》作者张机,字仲景,大约生活于公元 150 - 219 年,南阳郡涅阳人。少年好学多思,青出于蓝,医术远超其师,成为著名医家,与华佗并称于世。因其对临证医学的卓越贡献,后世医家奉之为医圣。

《伤寒论》的卓越贡献在于创立了六经辩证论治的体系。六经分证论治,源于《内经》,但又有显著的区别。《素问。热论》只论述了部分热证、实证,未及虚证、寒证,其变化仅有两感,治法只限于汗、下二法。而《伤寒杂病论》则全面论述了外感热病的发生发展过程和证候诊治特点,寒热虚实,阴阳消长,脏腑经络,气血津液,皆论述详尽 ; 治疗上八法赅备,针药并施,既是辩证之纲领,又是论证之准则。

张仲景在六经辩证论治的体系中,全面的分析了外感热病发生发展的过程,综合病邪性质、正气强弱、脏腑经络、阴阳气血、宿疾兼夹等多种因素,将热病发展过程中各个阶段所呈现的各种综合症状概括为六个基本类型,即太阳病、少阳病、阳明病、太阴病、少阴病、厥阴病,并以此为辩证论治的纲领。任何一个类型都不是一种独立的疾病,而是外感热病在整个发展过程中或病程的某个阶段所呈现的综合症状。六经病证彼此之间有一定的有机联系,并能相互传变。其传变学说并无必然的僵化顺序和固定之时日,而是主张疾病之传变,决定于感邪之轻重、正气之强弱和医护之当否,或传或不传,或循经传,或越经传,或直中,或并病、合病,灵活多变,非常符合今天的临床实际。其三阳三阴分证,客观反映了外感热病由表入里、由浅入深、由轻到重、由实转虚的发展变化规律,具有极高的临床实用价值。

方剂的组成,必须遵循一定的组方原则,否则,组合杂乱无章,难以收到卓越的疗效。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实际收方 269 首,其中伤寒部分载方 112 首,使用药物 214 种,基本上包括了临床各科的常用方剂,故被誉为“方书之祖”。学习、理解、弄通仲景的方证,对临床各科医生来说,都有非常实用的价值,也是中医提高疗效的捷径。

张仲景对方剂组成、以及药物的加减化裁等,均作了严格的规定。如 桂枝汤,用治发热恶风、汗出脉浮缓之太阳中风证,方以桂枝为君药,解肌祛风 ; 芍药为臣,敛阴和营,二药相须为用,共奏解肌祛风、调和营卫之效。生姜辛温,佐桂枝发散风邪,大枣甘温,助芍药敛补营阴,二药相须为用,同为辅佐之品。甘草甘平,调和诸药,益气护正,以为使药。全方药虽 5 味,却充分体现了君、臣、佐、使相合的组方原则。反观今天,有的中医师,处方一开,最少也十七、八味,甚至超过二十味,全然不顾君、臣、佐、使,大包围,也不讲辩证而施治,只要你是胃溃疡,就把有消炎作用的中药全上,只要你有咽喉肿痛,清热解毒肯定错不了,这那叫中医的辩证论治,基本上是西医思维,只是将中药当成西药用而已。

桂枝汤,后人誉之为群方之首,是太阳中风证的主方,在仲景的《伤寒论》中,桂枝汤还用于阳明病、少阳病、太阴病兼有表证而证似太阳中风者及里虚寒而表未解者,凡表证见发热、汗出、恶风均可用桂枝汤治疗,其中发热较为轻浅是桂枝汤证发热的特点。此外,桂枝汤还是治疗杂病营卫不和“发热自汗出者”之良方,临证又以“脉弱自汗”为审证要点。现代应用桂枝汤及其加味的范围更加广泛,足见该方是一首秘阴和阳、内和脾胃、外调营卫、解肌祛风、温通降逆、扶正祛邪的方剂。不仅用于外感表证,在内伤杂病中的应用更具神效。外证用之,可以散风寒,和营卫;内证用之,可以调脾胃、和阴阳、通经脉。不论外感内伤,不拘何科何病,凡符合桂枝汤证“卫强营弱(营卫不和)之病机者,皆可用之。

让我们看看仲景在原文中是如何描述桂枝汤的适用证的:

•  (原文)太阳中风,阳浮而阴弱,阳浮者,热自发,阴弱者,汗自出。啬啬恶寒,淅淅恶风,翕翕发热,鼻鸣干呕者,桂枝汤主之。(条文 12 )

•  太阳病,头痛,发热,汗出,恶风,桂枝汤主之。(条文 13 )

•  太阳病,下之后,其气上冲者,可与桂枝汤,方用前法。若不上冲者,不得与之。(条文 15 )

•  太阳病,下之后,脉促胸满者,桂枝去芍药汤主之。(条文 21 )

•  若微寒者,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主之。(条文 22 )

•  太阳病,初服桂枝汤,反烦不解者,先刺风池、风府,却与桂枝汤则愈。(条文 24 )

•  服桂枝汤,大汗出,脉洪大者,与桂枝汤如前法。 ……( 条文 25)

桂枝汤禁忌证:

•  桂枝汤本为解肌,若其人脉浮紧,发热汗不出者,不可与之也。常须识此,勿令误也。(条文 16 )

•  若酒客病,不兴与桂枝汤,得之则呕,以酒客不喜甘故也。(条文 17 )

•  凡服桂枝汤吐者,其后必吐脓血也。(条文 19 )

条文 13 以“太阳病”冠首,并直述了桂枝汤的四个主证,着重在辩证,以示后人运用桂枝汤应以证候为审证要点,即凡见发热、恶风、头痛、汗出者,皆可运用桂枝汤。这四个主证,称之为桂枝本证,恶风、发热、头痛为太阳中风、太阳伤寒所共有,唯汗出是桂枝汤证的特征性症状,并以此区别于发热恶寒无汗的太阳伤寒证,临床中,亦即是桂枝汤与麻黄汤的运用区别。

太阳中风证,在今天来说,大概是感冒的范围,因为气候的关系,在中国,南方医生多喜欢用银翘散加减来治疗夏天的感冒。澳大利亚的气候与中国南方很接近,只是季节正相反,故许多医生多忌用桂枝汤,认为桂枝汤主要适用于中国北方。南方是否真的不适用桂枝汤呢?

病例一,去年圣诞时,我有一女病人, 20 岁,学生,因放假回国,回来后,发烧头痛,畏寒怕风,微汗出,咽喉未肿而痛,声音嘶哑,先后看了两位中医,时值盛夏,第一位中医予银翘散加减,以辛凉解表,利咽消肿。第二位中医用清热解毒、消肿利咽之品,如板兰根等,并重用山豆根,一周后,更至不能出声。经朋友介绍,从市中心转诊于我。因正值夏天,正准备给银翘散加减,但因看到前二位中医处方,心想,虽有咽喉疼痛,声音嘶哑、发烧等热象,但头痛、发热、恶风寒、汗出却又符合桂枝汤证。既然前二位同行予银翘散加减都没好转,所以我投以桂枝汤+羌活、桔梗,共七味药,三帖。心中实七上八下,担心火上加油。结果第二天下午,患者来电,仅一剂便已开声,三剂后,诸证愈。中医强调辩证,其实还包含辩季节、地域等,患者虽于夏天发病,但却于回国时感受寒邪,依证而言,仍为太阳中伤寒证,回澳后,因天热,困寒于内,寒阻经络,故见失音。投以桂枝汤以发表散寒,寒散而诸证愈。

桂枝汤在临床运用时,并不一定要四证俱全方可使用,只要临床判定其为太阳中风证或太阳伤寒证,均可用桂枝汤临证化裁,收效立竿见影。病例二,入冬时,一年轻母亲,带着两个女儿,分别为七岁和九岁,儿子十一岁,一家四口,由女儿感冒开始,相互传染,咳嗽痰白稀多、鼻塞、流涕、怕冷等,近二月未愈,儿子更兼哮喘,各种成药、西药均无显效,无奈中转治中医。四人我都是以桂枝汤为基础,药物七味,男孩加用麻黄、羌活、辛夷花,结果两个小女孩四剂而愈,母亲和小男孩两周而诸证止。记得刚毕业时,每遇感冒咳嗽,多以止嗽散加减,桂枝汤因仅五味药而缺自信,因在南方工作,更担心桂枝辛温而拒用,其实澳洲天气也象中国南方,每当我感受到桂枝汤的神效时,对二千年前的张仲景钦佩不已。记得一年多前的夏天,一位朋友拿一张药方来配药,他9岁的儿子感冒咳嗽,我看了一下,大约有二十一位中药,我很担心,因为这一剂药中基本上中医止咳化痰、清热解毒、行气等中药都有,这对一位九岁小孩,实在是。。。。。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了。其实我并不反对处方大,但一个处方,如果主次不分,面面俱到,这能治好病吗?看看古代经典名方,大多在五到九味药,难道时代发展了,用药也在发展壮大?这的确值得我们这些所谓的现代中医师认真思考一下。

病例三,赖先生, 81 岁,外感风寒咳嗽三周余。仍咳嗽,痰多粘稠,色微黄,近日更兼右上肢痹痛,畏寒甚,项背部为主,舌淡,苔厚,脉浮细。患者外感风寒,寒邪首侵太阳经,虽三周而未解,太阳经行于项背部,故项背畏寒,仍为太阳伤寒证兼风痰壅肺。以桂枝汤祛寒通络,配之陈皮等化痰止咳。四剂而愈。

桂枝 12 白芍 12 葛根 15 杏仁 10 陈皮 9 苍术

10 法夏 10 南星 10 茯苓 12 天竺黄 10 甘草 6

 

病例四,张太, 46 岁,伤风寒月余,头痛甚,怕风畏寒,四肢不温,时有潮热,伴头昏眩,恶心欲呕,自觉项背紧痛不适,舌淡暗,苔薄,脉紧。一中医诊为“更年期综合征”,予补益肝肾、潜阳之品,服药三周,昏眩、呕恶减轻,余证如前,停药一周后昏眩、呕恶更甚。患者伤寒在先,头昏呕恶在后,实为寒邪郁遏卫阳,阳气不升之,故头昏眩不适,而头痛、发热、恶风寒,仍桂枝汤本证,更兼四肢不温,项背紧痛,更显太阳伤寒证。以桂枝汤加减。

桂枝 12 白芍 12 生姜三片 红枣五枚 甘草 3

龙骨 30 先煎 牡蛎 30 先煎 羌活 12 法夏 10 川芎 9

五剂后诸证除,但停药一周后又微觉头昏眩,嘱再服上方四剂后愈。

桂枝汤的临床运用十分广泛,历年来,经典医案多不胜数,以上几个病例,仅是我粗浅的运用心得,近年来,大量的经典医案显示,桂枝汤正被广泛的用在临床各科:

呼吸系统:常用于普通感冒、流行性感冒、呼吸道炎症等。

消化系统:临床以脘腹不适或疼痛时作,纳呆,舌质淡,苔薄,脉弱为辩证要点。如脾虚型久利、泄泻等。

循环系统:桂枝汤及类方能治疗心血管疾病已被临床所证实,临床以胸闷、心悸、畏寒、气短、舌质淡暗、苔白、脉缓等为辩证要点。

运动系统:颈肌劳损、肩肌损伤、急慢性腰背痛、腰椎病、肩周炎、骨关节炎、肢体麻木疼痛等,只要具有肌肉关节酸痛麻痹等特点,就可用桂枝汤或加味治疗。

神经系统:用桂枝汤加减治疗遗精、阳痿、失眠、健忘、偏瘫、交感神经紧张等症。

内分泌系统:自汗、盗汗、头汗、黄汗(非黄疸性)、无汗等症,均可用桂枝汤加减。桂枝汤既能发汗,又能止汗,对汗液具有双向调节作用,临证以汗出异常,舌质淡红,苔白,脉弱或缓为辩证要点。

妇科病:如月经病、妊娠病、产后病、绝经期综合征等。

皮肤科:以桂枝汤为主治疗多形性红斑、湿疹、皮肤瘙痒症、冻疮、过敏性紫癜等多种皮肤病的疗效已被临床所公认,临证以营卫不和,郁而生邪,或邪乘虚客于营卫等病机物征为审证要点。

桂枝汤的运用还很广泛,临床上,只要符合桂枝汤证的病因病机特点,即可用之。

 

灵活运用“八法”治愈风湿痹痛

湿痹痛是临床的多发病、常见病,在澳大利亚则更为多发、常见。按中医认识当属“痹”症范畴。其发病主要是外感风寒湿热之邪,或内生痰湿瘀血,阻滞经络而致肢体关节、肌肉筋骨等酸楚疼痛、重着麻痹、活动困难等。发病机理主要是经络气血痹阻不通、筋脉关节失养。按临床发病特点,主要分为“行痹”、“痛痹”、“着痹”及“热痹”。治疗上多以祛风散寒、活血化瘀、除湿通络和滋补肝肾为主

究过很多关于风湿及类风湿性关节炎的著作及治疗方法,临床治疗中,不外以散寒、祛风、除湿、化瘀、通络及调补肝肾为主,有的甚至兼而有之、面面具到,每逢痹症,多投以“独活寄生汤”,治疗方法上缺少灵活的变化,疗效上往往事倍功半,久治不愈,甚至无效。风湿痹痛,看似局部的肌肉、关节疼痛,若辨证上仅着眼于局部症状,无异于“一叶障目,不识泰山”,与中医理论强调的整体观念相去甚远。局部的阻滞,往往只是全身失衡的一环,反之,疾病的治疗却往往取决于一个局部的疏通。这辨证上的整体观、治疗上的灵活施治,实为中医治疗的精髓。在风湿痹痛的治疗上,整体的、准确的辨证是治疗的关键,灵活运用“八法”施治是疗效的保证。笔者以亲历病例为引,结合先贤的经验学说,提出些治疗体会,以期抛砖引玉,更好的向同道学习、交流。

一、攻下法治风湿痹痛,立竿见影。子和攻邪论有实用价值

湿痹痛因其反复发作,久治难愈而令医患头痛不已。久病则易伤及肝肾气血,是以时医多以滋补肝肾气血为主,或兼以散寒祛风等,一剂“独活寄生汤”,既能滋补肝肾,又能温经散寒、通络止痛,可谓面面具到,实乃治疗风湿痹痛的基础方,但临床中,遇风湿痹痛急或甚者,则似有隔靴搔痒,事倍而功半之感。若能明察风寒湿邪滞留体内的关键所在,攻而下之,则可达事半功倍之效。金元四大家中之张子和,首倡攻邪,所谓“邪气加诸身,速攻之可也,速去之可也,揽而留之可乎?”。《素问、阴阳应象大论》说:“其在皮者,汗而发之,其在高者,因而越之,其下者,引而竭之,中满者,泻之于内”,治病首当驱邪,即著名的汗、吐、下三法,看似简单,实有很深的科学内涵。他主张逐邪为补,而且将其攻下三法做了大胆外延,决非寻常之瓜蒂涌吐,麻桂发汗,硝黄泻下,而是另有深意,是其丰富的临床经验总结。以放血疗法为例,放血也是子和汗法之意“出血之与发汗,名虽异而实同,且收效更捷,能治发汗所不能治之疾病。”这些论述,可谓字字珠矶,招招精妙。让我们来看一看这样的病例:

病例一:一位男性的香港移民,颈、肩部酸胀疼痛,头昏不适已达三年之久。而年龄才 38 岁而已,近年来还出现两侧手指麻痹、精神不振等,夜晚常因这种莫名的疼痛和麻痹而坐卧不安,一周来更感手指关节肿胀痹痛甚,胸闷烦热、心悸、呕吐痰涎、口苦等,舌质红,苔微黄,厚腻,这种不适让他连工作也辞了。根据他的病情,考虑患者主要是痰湿壅盛,阻滞经络,其位在上、在胃,我决定采用攻下之法为他治疗,先在他的肩背部作了放血治疗,再开了三付涌吐的中药给他。结果病人第二天一早就打电话来说喝了中药后呕吐不止,言语中感到非常失望。我坚持让病人再服一剂,结果两剂服下后,病人连胆汁也吐出来了。又过了两天,病人复诊,全身非常轻松,疼痛基本上没有了,手指麻痹也消除了,但还是很紧张地问我能保持多久。我开了两周健脾化湿、祛痰通络中药作为调理。在以后的一年里,我经常跟他联系,他的疼痛再也没有发生过。其实,风湿痹痛也并非人们所想象的那样不可根治,只要你辩明病因,对症下药,一样可以根治这种顽疾。

病例二:越南移民,女, 67 岁,左肩关节疼痛数年,近年来更发展到左手不能上举,普通生活也不能自理,连洗脸也成问题。曾经中西医多次治疗,用尽了各种办法,如封闭、推拿、针灸等,均无显效。我详细询问了患者的病史,除了经常关节疼痛外,长期便秘更困扰患者。我经过仔细考虑,决定用起泡法。先用特制的膏药敷于患处,同时予三包中药番泻叶茶饮。第二天患者告诉我,她的肩部起了三个大水泡,服药后腹泻了 2 - 3 次,一周后,患者左肩神奇地活动增加了,疼痛也基本上没有了。二周后我又重复了上述治疗一次,嘱患者坚持服用润肠丸,她多年的关节疼痛便从此消失了。

二、“内伤脾胃,百病由生”风湿顽痛亦不例外

湿痹痛或因风寒湿邪入侵肌体而致病,亦可因内生痰湿、瘀血阻滞经络而为患。 我们每天的活动需要食物来补充维持,同时也将我们身体所不需要的废物排泄掉,排泄的途径包括呼吸、出汗、大小便等,妇女还包括月经的排泄。这样的过程我们称之为新陈代谢,人体能保持身体健康,有赖于这种新陈代谢的平衡,反之,当这种新陈代谢失去平衡时,我们的身体便会出现问题,这也正是中医治疗的基本点,即维持人体的阴阳平衡。中医强调,肾乃先天之本,而脾胃则为后天之本。东垣之“内伤脾胃,百病由生”、“有胃气则生,无胃气则死”等无不强调了调补脾胃对维持人体新陈代谢平衡的重要性。脾胃健运,气机顺畅,经络通则顽痛除。

病例三:张先生,男, 38 岁,腰背疼痛达五年余,疼痛游走不定,甚时不能站立,曾作过多种检查都无法确诊,经中西医等多次治疗均无显效,推拿针灸仅能缓解症状。仔细追问各种病史及平素症状,原来患者长期胃脘胀闷不适,口淡无味,食少梦多,精神困乏,舌质红,苔白厚腻,此乃脾虚气滞,脾胃运化乏力而内生痰浊湿邪,湿聚中焦,溢于经络,经络不通而致腰背疼痛。这正是我们所强调的因脾胃运化不健而致体内代谢废物不能充分排泄而滞留体内,损害肌肉筋膜而致疼痛。我先以健脾化痰、祛湿通络的中药内服为主,辅以推拿针灸治疗 2 次 / 周 4 周后疼痛明显缓解。 8 周后,多年的疼痛完全消除。之后,我又给了些健脾祛湿的中药调理。跟踪一年,未再复发。

三、明察气血痰郁,法宗丹溪,化风湿痹痛于无形

有丹溪,明察气血津液之病机,善用消法,或治痰,或理气,或治瘀,或泻火,从气血、痰郁论治杂病。气血津液的正常运行,是维持健康的关键。若津液停滞则凝变为痰,经络不通或气血亏虚,则血滞而为瘀,食而不化则为积等,所谓“气血冲和,万病不生,一有怫郁,诸病生焉”。具体来说,我们的人体,正是一个平衡的小天地,当我们的摄取及排泄有一方面出现障碍时,身体就会失去平衡。当摄取过多或排泄不够时,我们身体内生产的各种多余及有害的物质便会滞留在身体的各个部位,更进一步损坏我们的关节、肌肉及筋膜。各种数据均显示,风湿病多数发生在中老年人,而且女性多于男性,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人体大约 40 岁左右便开始会产生象尿酸类等刺激性代谢产物,而这些刺激性的废物如果不能得到及时的排泄,当它们停留在人体内时,便会侵害人体的关节、肌肉、筋膜等,因而引起关节及软组织的病变,更进一步导致关节肿痛、肌肉痉挛强硬等,当这些痉挛强硬的肌肉压迫神经时,便会导致疼痛、麻痹等不适,当压迫血管时,便会导致循环障碍,产生如头昏耳鸣、肌肤麻木等症状。即我们所认为的痹症。认识到了新陈代谢平衡的重要性,那么当风湿病发生时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即是维持或重新保持这种平衡。人体的排泄主要是通过大小便、出汗、呼吸、呕吐等,妇女则更重要的是月经。当这些方面中,有任何一面出现障碍时,短期内会出现身体不适,长期则可导致风湿疼痛。

病例四:陈太, 40 岁,近 3 年来一直被肩颈背的风湿痹痛折磨,西医验血并未发现任何异常, X 光片亦正常,各种止痛药越来越没用,她曾坚持打了“封闭”多达 10 余次,换医生换到自己都认为自己有心理问题,问题可谓严重,更可怕的是越来越严重,以致肩颈痹痛、背心发冷、头昏乏力、手指麻木等。陈太因病人介绍来到我诊所。第一次接触我便发现了问题所在。她明显地精神不振,面色暗红,仔细一问,陈太于四年多前便出现月经量减少、时有时无的情况,经色深红,伴有血块,舌质淡暗,脉细弦。这正是血虚气滞。发现了问题,治疗就简单多了。我先给她开了疗程一月的补血行气之调经中药,同时在她经常疼痛的部位作人为发疹,让所谓的“风湿”能从局部排除,每周作两次,一个月以后,陈太的精神明显的好转了各种疼痛也基本消除了,嘱患者继续服用补气活血的中药一月余,她多年的痛楚便从此远离而去了。

病例五:周太, 42 岁,颈肩酸胀痹痛年余,近月更觉左侧脖子处肿大,吞咽困难,伴左手指麻痹不适,经西医 X 光及超声波等检查,均无发现异常。曾按颈椎病作针灸、推拿等治疗,效果亦不明显。查患者面色无华,神情紧张,失眠多梦,胸闷善叹息,月经延后,量少,色深红,时有血块,舌质淡,苔白厚腻,脉弦。根据周太的情况,我认为主要是痰湿内聚,阻滞经络、气血而致痹痛。在予以颈肩部推拿针灸的同时,更以行气化痰为主,补血通络为辅的中药治疗,三周后,患者自述脖子肿胀消除,吞咽无碍,颈肩疼痛明显减轻,再予二周的行气祛湿、化痰解郁之品,诸症具除,追踪四年余,未再复发。

风湿病的治疗方法很多,但无论是什么样的方法,都必须是针对病人的具体情况而设定的方法。换而言之,就是要根据病人的特别症状而找到导致病人的新陈代谢失去平衡的原因,灵活动用“八法”,或消,或汗,或下,或补等,整体辩证,灵活施治,才能做到顽痹不顽,固痛不固。任何固定的药方都不能适合所有的风湿痛患者。病人也经常会问为什么我跟他的症状都一样,他用了这个方很快就好了,而我却没有什么用。原因正是每个人的身体情况不同,虽然表现出来的风湿痹痛一样,但导致身体代谢不平衡的原因却不完全相同,因此在治疗上也必须针对彼此的不同而采起不同的办法和药方。无论是祖传的灵丹妙药,还是最先进的仪器设备,如果不是针对具体的病人而作出适当的调整,其疗效必定受限。迷信所谓的祖传秘方,其实是与中医的基本治疗原则 ------ 辩证施治背道而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