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世之医,医宗传奇


—记悉尼中医皮科“世医”曾世宗

本刊特约记者 / 王 树

一、 引子

中国古圣贤之书《礼记》曲礼下篇,有句千古传颂的名言:“医不三世,不服其药”讲得是求医问药的学问。在西医看来,这个说词几近荒谬:病因、病理、诊断治疗。只要是正规医大,科班毕业,管他何方人氏,哪家医院,若年资相近,本领差不了太多。至于医生他爹为何方神圣,乃风马牛不相及之事。而中医就不同了,医理百分百源于临床。临证靠前人所传授,望闻问切,辨证施治。经验技法依师尊耳提面命,口授薪传。并无“基础医学”,“实验研究”之说。再者,“恩师”的自然寿命本来有限,几十年的黄金时代一过去,多么灿烂的实践精华也会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而且,古代亦常有教会徒儿饿死师傅的不幸故事。因而,做为一种民间技能只能靠口传身授,传子不传女(女儿会出嫁),是做为一种“家学”而流传下去的。百姓皆知,“绝技”都是家传的。所以“祖传秘方”,“世代歧黄”成了中医的代名词。这个理念当真那么神奇吗?笔者不敢妄言,但看看中医“世医”的当代大师们:赵文魁、赵绍琴;颜亦鲁、颜德馨;朱南山、朱小南、朱南孙等诸贤,您又不敢不信。更有精彩者,要数著名的号称“八百年医学”的江南何氏中医世家,从南宋绍兴年代名医何柟,何彦猷父子算起传至当今已历时 850 年有余。(澳洲大陆开埠不过百年而已)大约已有 28 代之多。当代之传人是沪上名医何时希教授。其 28 代之先祖共出了三百五十余位传世名医,均有案可考,史书记载。读者不妨想一想,一个 850 岁的老医生给您把脉施方,您该有多开心,多放心,多有信心啊!当然,亲身求诊过“世医”的患者,必然也会心知肚明,感慨良深的……。今天要讲的,就是一位咱们身边“世医”的传奇故事,通过真人真事解读一下传说中的“世医”现象,使今天的读者对之有个真切的了解和鲜明生动的印象,也算一种“中医文化”的调侃吧。

二、世医循宗——声名远播川、黔的名中医曾列武传奇。

  远在上世纪三十年代,中国的大西南,有位家喻户晓,声名远播的中医疡科名医,其治愈疮痬顽癣的神奇本领,被病家广为传颂。受益者多为中下层农民。因为世事纷乱,生活艰苦,再加上川黔一带气候潮湿,皮肤顽癣,湿疹疮疡发病普遍。患者搔痒无度,苦不堪言,且投治无门,成为当时一大地方隐疾。话说贵州安顺山区,有个龙姓族长,在当地算得上体面士绅。多年来,龙老先生身患一种“奇癣”,开始在前胸,后遍及全身,奇痒难忍,频繁脱皮,抓破出血,惨不忍睹。饭菜乏味,度日如年,龙先生遍请各方名医,遍试各路药石偏方,非但未效,反而越治越多,一天比一天重。龙族长彻底灰了心,家属也在偷偷准备后事……。突然有一日,其子听说有位四川来的“神医”,身手不凡,皮肤顽疾,药到病除。赶紧请人多方打听,方才请到。于是举家恭迎救命郎中。这位先生看上去气宇轩昂,谈吐不凡,端庄文雅,彬彬有礼。写得一手漂亮墨宝,当下诊为“血热兼血燥”之白疮证,遣方施药,外加熏洗膏涂。服药一周,痒止。龙先生大喜过望,遵嘱服药,并戒食荤腥,辛辣之味。几周后,奇迹发生了:龙族长一身大疮一一退,尽数而消。全身皮肤愈复如初,竞未留下一丝疤痕。真乃世外高人!如此神医之名,犹如一阵春风,迅速传遍三乡五里,成为当时一席佳话。这位“神医”就是当年的“世医”(今日“世医”之父台)曾列武老先生。曾老生于四川宜宾,系名中医世家。祖上数代,不为良医即为良相,有一位叔公还被邻选入京,做了太医,受过皇封、御赐。列武先生自幼聪敏,幼承庭训,启蒙歧黄。后考入成都著名中医学堂“四川国医学院”为当时该院之高材生。先生毕业,适逢日寇入侵,以热血青年之志,响应蒋公“十万学生十万兵”之号召,毅然投笔从戎,尽忠保国。成为一名军医。从军辛苦,但可尽多接触广大兵士之疾。尤其皮肤疮癣,更是常见。结合家传之疡科绝技,列武军医摸索,研创了一手根治顽癣,湿疮,皮肤恶疾的绝活、效方,在军中被誉为“妙手神医”。这其实也是后来退伍解甲后,列武先生在当地医名大振之客观实践基础。此外,值得告诉读者的,还有列武先生更是亦医亦儒的国学大师。其生在世医书香之家,自幼素来嗜喜诗书。琴棋书画,无所不精。早已是当时小有名气的文人诗客,曾出版诗集。雅号“山河钓叟“。据当地具志所载:列武老既是医林翘楚,更是文坛才子,令人不禁肃然起敬。他深厚的中华文化功底,对后世的世医传人,更是有深深的熏陶,这该是后话了……。列武先生之妻,也是名医世家之闺秀,曾专门学习过护理专业,是列武老事业上的绝佳助手,她辅佐曾老先生医病救人,也是哺育儿女的慈爱母亲。属于家族中之贤妻良母。她竞竞业业,相夫教子,并把“救死扶伤”,“乐善好施”,“不为良相,宁为良医”的祖训传给世医之后。今天,世宗先生之医术医德,毫无二致地是当年列武老夫妇济世救人医风之再现,也是曾氏的传家之学。曾老先生为人耿直忠厚,不慕权贵,一生为川黔百姓服务。活人无算。在贵阳、兴义、安顺、六盘水一带颇有崇高威望及医名。至今尚有当地老人记得起当年的神医曾老先生。曾列武老先生一生勤奋,在学术上精研皮肤顽癣湿疮,攻克了无数疡科疑难。五、六十年代后期,尽管诊务繁忙,还参加了贵州“中草药大全”的编写工作,是一位德高望重的杏林耆宿。

三、成才之路——一个契而不舍的传奇故事。

  人称“世医”(杏林史上,第一个被称为“世医”的是元朝的危亦林,著有《世医得效方》十九卷,在骨伤科方面颇有建树……)者,悉尼中医皮科曾世宗也。亦是自幼聪敏过人, 6 岁已将《汤头歌诀》《雷公药性赋》倒背如流。 7 - 8 岁随母上山采药,加工晒药,可熟识百多种草药。 14 岁始随父侍诊,耳提面命,上学前早已成就半个郎中。算起来,小世宗是列武老夫妻的老来得子。因其时为多事之秋,政治运动频仍,曾老又不善逢迎,故而仕途不顺,常受贬责,几个孩子也无缘学医,曾老常暗愁家传绝学无以为继。今得此子,如此聪慧过人,怎不令人喜上眉梢。故二老对之呵护有加,重点传教,把希望俱寄托在小儿子身上。而小世宗亦不负二老之望, 17 岁那年以优异成绩考入贵阳中医学院(当时省内的中医最高学府)。那一年,小世医人小志大,从心底里珍惜这个学习机会。就像一块贪婪的海绵,落入了知识的海洋。尽情地汲取无尽的营养。大学生是天之骄子,大学生活无忧无虑,多数同学都沉浸在这人生最幸福的岁月里……。交交女朋友,好好利用寒暑假,登登泰山,游游西湖,而我们的世医却另有所钟,哥哥姐姐们没这个机会,课上先生讲得每一段听得都那么亲切,熟悉,津津有味。以前背过的那些话原来是这个意思……。特别对现代医学的基础知识,更是潜心钻研,把皮肤病理,生理机制,细细的揣摩,理解。爹地说了,这些东西将来要用一辈子的。古圣之经典,今贤之经验,件件都记在心里,存在脑中。十几大本的笔记,读书摘记凝集了青年世医的心血、抱负与希望、憧憬。古圣贤之真言卓见,现代科研之医学新知,亚细胞结构,件件都融会贯通。世医知道这是将来深研古典传统医学的金钥匙,是中医现代化,攀登科学高峰之登堂入室敲门砖。只有今天加倍学好,将来才会举一反三。学问学问,不学至深处,不打破砂锅问到底,何成其为学与问。五年寒窗,实实在在的五年啊!世医把本该用在花前月下,影院球场的时间如数交给了图书馆,自习室及实习病房。这就是为什么二十年后,今天的世医基础知识是那样的扎实,专业眼光是那样的敏锐,正如古语所云:功夫不负有心人啊!五年寒窗其实不过是人生短短之一瞬,却对他的成才举足轻重。世宗没有辜负列武老一生最后的期望,胜利拿下学位,成为人民的合格医生,名副其实的“传世之医”。

  毕业了,世宗分配在边垂大省,最大城市的乌鲁木齐市中医院。他选中了祖业之所长:中医皮肤科。再次成就了成才过程的重要“羽化”阶段……,做为一个青年医师,并没有像大多数凡夫俗子般急于问鼎房子、妻子、孩子的小追求上,而是一心扑在事业上,一头冲进了事业的大海中冲浪博水。他投在了著名的中医皮科教授张振寰主任门下,以惊人的毅力钻研皮科疑难“银屑病”的临床科研。搜集,整理,统计,观察,白天应门诊,查病房,晚上还要加班熬夜,刻苦研读古今文献。书本知识与临床实践的融为一体,更增添了理论的深度与兴趣,使刚毕业的青年世医把其注意力紧紧地与世界医学难题接轨,以便一步一个脚印地攻关,成熟。对于顽癣、顽湿、银屑病倾注了全付心血。专科医师业务成熟关键在毕业后五年。而这五年,我们的世医又交上了一份漂亮的答卷:他参与撰写的“中医治疗 500 例银屑病研究”的论文荣获自治区科技成果二等奖。对于刚迈出校门的青年医师,这个奖拿的十分不易,实属难能可贵啊!对于事业的执着追求,对于学业的契而不舍,老列武、小世宗可谓一脉相承,而众中医同仁又何尝不是如此?这不正是我中医学术几千年盛而不衰,不断发展创新,不断发扬光大的根本原因吗?这不正是中华民族,炎黄子孙,百折不回坚忍不拔之民族性的生动写照吗?反观之,这条契而不舍之路,不正是中医事业发展前进的永恒之路吗?

  八年后,我们的世医又随着改革开放的大潮,把中医中药的精华带进了南方大陆——美丽的澳大利亚。从造福川黔的乡亲,服务乌鲁木齐的众民族兄弟发展而为造福澳洲各族同胞,服务世界人民。在一片本是陌生的土地上,一边学英语,一边打工,更一边筹建诊所。还是那么执着,还是那股契而不舍的热情,悉尼第一家中医皮科专门诊所问世了。传统中医治疗专科病的大旗第一次竖起在南方大陆。人生能有几回博,我们的世医就这样用自己的全副心血,满腔热忱,一次次的成功续写这个“医不三世,不服其药”古老传奇的现代篇章!站在笔者眼前的“世医”,我们的主治中医师曾世宗先生,眉清目秀,英俊潇洒,眉宇间散发一股灵慧,聪敏之气。思路敏捷,言语犀利,既端庄风雅又不失幽默洒脱。大有当年老列武“山河钓叟”的神韵,直令那些年轻姑娘眼红心跳,联想翩翩……,然而,从第一代“世医”算起,现今的世宗该有多少岁?可能是个顶尖数学家算不出的题,若从列武老算起,九十岁恐怕只多不少吧?!这么老的医生给您把脉疗疾,您还有什么顽疾痼癣不能妙手回春,彻底根除呢?

  四、“第一”的风彩,开拓者的风彩。——“世医”的“绝活”绝在哪里?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最勇敢的,第一个吃西红柿的人是最睿智的。在海外,在澳洲,也有那么些个“第一”,至今仍令人肃然起敬。澳洲第一家“中医专科”,悉尼中医第一家“皮肤病”专科,第一个提出根治顽癣达到 99% ……开拓者的风彩,总是令人耳目一新,兴奋不已。自古以来,(甚至今朝)业内同行有句口头禅“内科不治喘,外科不治癣,治喘治癣必丢脸”,讲得是某些顽症治疗之难。临床上,癣症总是与“顽”字联用的,经常是久治不彰。不少地方都是开头说大话,然后没下文,令病人灰心,使家属失望。聪明人干脆躲了走,广告中尽量少提此等“癣顽”,以免日后尴尬。中国有句名谚: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世医的传世“绝活”,绝在哪里?一言以弊之:绝就绝在这个“顽”字。哪怕你的癣“顽”了十年八载,一朝药到,即刻病除。真是,时医之难,恰为世医之光。从列武老在川黔山区的多湿环境到澳洲“大岛”之干燥气候,各种顽癣奇证,“鹅掌”,“灰甲”,“头癣”,“股癣”,并无二致。丰富的临床经验,创制了一套克顽创奇的系列方药。清热凉血,利湿解毒,甚至以毒克毒,化痰,消瘀,活血通络,解郁舒肝;还有养阴润燥,标本同治。实在非比寻常。说起“癣”之难医,真菌致病之顽,实有其科学道理。正常皮肤寄生之真菌,为其皮表之微生态系统的构成成分,既制约了致病细菌的繁殖,还可以提供润肤的维生素。一旦局部免疫力低下,皮损破口时侵入皮肤之内,难免菌丝生长,在皮内血循不畅之地生生不息,易长难除。因皮内血运不佳,内服药有劲使不上,外用药又难以渗入。有些影响菌体代谢之西药,在体外尚可,入体内却不够灵光,且毒性过大,令医患却步。再者癣菌,为真核细胞,治疗之药难免不干扰人体代谢,有的还可潜在致癌,像著名的“灰黄霉素”,最后不得不予以淘汰……。西医之短,恰为中医之长。世医几代精研之克癣之道,祛邪而不伤正。在最短时间内根除癣邪,且达 99% ,可谓杏林一绝。也是医学上的一大进步。请看:杨经理,广告业之精英,事业有成,如日中天。怎奈患上了“灰指甲”,且久治不彰。真是看了指甲灰了心,做生意的怕跟人家握手?!男子汉又不可以染甲,真真愁坏了这个生意场上的硬汉子……。听人说起了皮肤病的中医专科。想来试试运气,没想到世医三个月就为经理先生换就了漂亮的新指甲……。刘先生,二十多年的“香港脚”趾丫摩烂流水,闲下无人,赶紧脱鞋“抠脚”,别人不解,此公为甚总是抓耳搔腮,频频“顿足”,他是痒的钻心啊!真是苦不堪言。来诊世医,只消两次,脚癣除根,再也见不到那个坐卧不宁的怪样子了……。什么是“第一”的风彩,相信这些先生最有体会。牛皮癣,又称银屑病,是一种皮肤异常的失控增殖,表皮的过早凋亡。伴随严重的炎症反应。是一种变相的皮肤肿瘤样疾病,为难治之“癣”。易复发,易耐药,内服外治都不甚灵光,不易取效。属于少有的几种“刀枪不入”之症。医患双方均心知肚明,也是世界医学难题之一,发病机理仍属未解之谜……。而世医父子,均对之潜心研究多年,少一辈世医还以此病获奖,老一辈世医也有多个治疗成功之传奇。有机会求诊世医的“牛皮癣”患者,可谓不幸中之大幸了:吴太,人到中年之贤妻良母,家庭主妇,被牛皮癣所苦已有多年。属“寻常型银屑病”,“红色铜线”长了一身,脱屑掉皮如雪片,麦糠,白天发痒,抓之出血,一闲下来,手就忙着抓此搔彼。这里一片,那儿一块,看得人浑身鸡皮疙瘩,虽知不传染,还是避之为安。盛夏时节,长裤长褂,日子难熬,度日如年。专科西医看了不少,皮肤药膏搽了一盒又一盒,就是不见起色。吴太叹息命苦,不知此生会不会有全愈的一天?!人生心态十分低落,几乎失去了生活的勇气。听说中医有了皮肤专科,早就想来,但又觉得这种“癣”不比寻常,区区草药能治好吗?“世医”接诊,从容熟练,胸有成竹。布药颁方如韩信点兵,汤药、洗药如孙膑派将,只消数周,奇痒尽除,皮损大见起色,变薄变平。吴太知道希望来了,遵嘱服药一剂不拉,短短半年不到,一身癣疮消得干干净净,竟未留下一片疤痕;困扰了几年的牛皮恶癣,现在全无影踪。四十几岁的吴太犹如年轻了十岁,又恢复了当年的精神与神韵,她也深深领悟了“第一”的风彩……。“湿疹”是另一种“顽癣”,系源于先天秉赋之缺,为后天皮肤敏感之顽症。湿疹皮炎,易诊难医,反复发作,为一种敏感体质人群之“老大难”皮肤病。在澳洲众多病种中是个发病率扰头筹的多发常见病。反反复复,折磨人之长久,发病率之高,治愈率之低,在业内是有目共睹的。中医认为其源于先天之本虚,脾肾不定,湿热内蕴,血虚风燥,且经常是湿热互结,热毒伤阴:不少人更是脾虚湿盛,湿热困脾,实为中西医俱感棘手之症。世医将祖上传下之系列方药,结合环境之变迁,精研细逐,开创外搽内服,标本双治,健脾补肾,清热凉血,除湿解毒,利水活血消瘀等一系列有效治则,从而顽湿不顽,难症不难,为许多病人带来了新的希望:小李是个小青年,从小敏感体质。各种食物,经常因敏感而不得食。双肘肩总断不了奇痒发疹。二十几岁的小伙子早成了“老”病人,已被湿疹所苦十年有余。什么苦药没喝过?!什么药膏没上过?!什么疗法没试过?!就是治不好。心想,此生得靠吃药解饱了。来到“世医”面前,情况为之根本一变。难怪人说“难者不会,会者不难,”不过清热,凉血,解毒,配以温肾养阴及健脾,内服加外搽,也就不足六个月,不痒了,疹消了,他胖了。连自幼的喘病根儿也不知什么时候起就不再犯了。小李在世医这里找回了自尊与自信。永远告别了药罐子,永远告别了恼人的湿疹恶疮……,又一个尝到了“第一”的幸运儿。大卫先生生于英伦三岛,长这块湿疹已经二十年有余了,痒起来抓心,破了还出黄水。多贵的药(西药)都用过,多好的医生都看过,就是治不好。想换换环境,碰碰运气,就离开多雾潮湿的伦敦,谁想澳洲气候干燥,痒得更厉害了。且越燥越痒,皮疹也更加重。干性湿疹,更难对付。大卫先生十分压抑。听说这里有个中医皮肤专科,就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来求诊世医曾先生。这个药汤真难喝!这个药膏真难看!抹上赃兮兮的,但是,真怪啊!皮疹消了,搔痒除了,先生看到了希望的曙光,耐心服药,耐心搽抹药膏,坚持治疗 24 个月之久,奇迹真的发生了,困扰他一生的这块病,这块“顽癣”竟渐渐消了,消了……。不要以为中医不会惊天地,泣鬼神,不要以为中药不会创奇迹,改乾坤,传统中医伟大宝库中的真经绝活还多着哪,从神州的云贵山区,四川盆地,到澳洲这块南方大陆,一代代“世医”的默默耕耘,灿烂、神奇的疗效之花,是靠一代代杏林之杰的心血浇灌。尽管医生的生物学寿命有限,但中医学术之精华却是永葆青春,代代相传。“世医现象”正是中医文化有趣的一个侧面,是“中医文化”的一个可圈可点的“亮点”。我们的中医事业,包括千万个“世医”,千百万志同道合的中医同道,对祖先留下的这一宝贵遣产不断深研,发扬进取。无论在神州还是海外,无论皮肤病还是内脏病,执着追求,契而不舍,以神奇卓越的疗效,将在人们的心中筑起一座丰碑,中医的丰碑,中华文化的丰碑。就像澳洲大陆艾利斯岩那块红色巨石,与天地同光,与日月同辉!

  五、开拓者的眼光——世医畅谈中国跨世纪之路。

  笔者的采访即将结束,世医父子的传奇故事深深打动了我,感染了我,对于中医事业的未来更加充满信心。然而,更令人印象深刻、心悦诚服地是世宗医师对中医跨世纪之路的一番高瞻远瞩,坚定信念。先生语重心长地说,中医事业的发展要靠大家。靠实干!要靠我们一代代做实事,肯奉献的志同道合者,靠每一位中医师的身体力行,医学科学的高峰无顶,无边,永远有新的问题在等待我们。中医皮肤科的开创成功,只是闯开了一条路,打开了一扇门。真希望中医各专科的发展会像雨后春笋,会像澳洲的百花园,在多元化的阳光下竞相开放。我一直在联络各路兄弟,志同道合的同事,意在早日成就澳洲的中医联合诊所及至早日实现诞生澳洲大陆的第一所中医医院。以及中医研究院。将诸多困扰百姓的疑难病症用中国传统医学的理法方药协同攻关,攻克疑难。让中医在澳洲的医疗保健,卫生健康事业中占据其应有的位置与份额。开创出一片新天地。让每一个需要的病患都能得到最好的中医服务。让更多的给澳洲人民饱受折磨之疑难病症在中医面前交枪投降,乖乖低头!要下大力气总结祖辈家族的宝贵经验开发系列中成药,造福更多的人。造福澳洲以外的世界各国人民。要办教育,办培训中心,办中医药大学,培养更多的专门人材,把中医学术发展到更高层次。还要着手在澳中医师的知识更新,技术进步。从而提高整个中医队伍的专业素质,进而更好的造福中医的服务对象:广大的澳洲各民族病患者,并为创立有澳洲特色的中医新学派而努力。要搞好中医界的大团结,大联合,要搞好继续教育,要积极学术交流以及要争取中医的权益,多做为中医药在澳洲主流社会的宣传推广工作。总之要……要……要……要做许许多多的事情。要干实事!人生能有几回博,世医炽热的进取之心,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炬,点燃了每一颗对未来充满憧憬的心……。他是如此说的,更是如此做的。每次中医学术活动的开场前,总是世医熟悉的身影,恳切的话语,默默地奉献。总是要熬上几个通宵打印文稿……。行动比豪言壮语更有说服力,更具感染力!世医是以自己的身体力行,一言一行,实践着自己跨世纪发展中医事业的鵾鹏之志,在续续着那个永无休止符的“世医”传奇……。我看到了,我感悟到了,什么是中医的跨世纪之路:实干,身体力行,执着追求,锲而不舍……前进,前进,再前进!曙光在前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