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治疗恶性肿瘤经验与体会

------ 附 52 例临床分析


澳大利亚中医学会--孙伟华主任医师

恶性肿瘤,已经成为威胁人类生命的严重疾病,进一步强化对癌症患者的中医诊治,提高中医药的治疗效果,找出有效治癌方法和方药,减轻患者痛苦,提高生存质量延长寿命,巳成为抗癌中医师的迫切愿望。 1996 年 6 月至 2002 年 6 月间,笔者在澳大利亚悉尼市,用中医中药诊治恶性肿瘤 52 例,积累了不少经验,也有了一些初浅体会,为共同提高,抛砖引玉,特报告如下:

•  临床资料

•  年龄、性别与种族:年龄 27 ~ 90 岁,平均年龄 43.8 岁。男性 29 例,女性 23 例。亚裔 42 例,欧裔 10 例。

•  肿瘤名称;鼻咽癌 4 例,喉癌 2 例,腮腺癌 1 例,甲状腺癌 5 例,肺癌 5 例,胃癌 5 例,肝癌 3 例,结肠癌 5 例,乳腺癌 7 例,宫颈癌 3 例,卵巢癌 2 例,脑癌 4 例,肾癌 1 例,直肠癌 3 例和肛门癌 1 例。

•  诊断标准; 52 例均为澳洲,新南威尔士州地区各医院手术后病理诊断。无肿瘤转移 9 例( 17 · 30% ),肿瘤转移 43 例( 82 · 70% )。

•  临床症状及体征:疼痛 44 例( 84.60% ),发热 29 例( 55 · 77% ) 38 ℃ ~ 39 ℃ 6 例, 37.5 ℃ ~ 38 ℃ 23 例。出血 13 例。咳嗽 26 例。贫血 38 例。进行消瘦 21 例。胸水 9 例,腹水 8 例。

•  首诊舌象及脉象:舌象:淡红舌 11 例,淡白舌 6 例。光剥无苔红舌 15 例,青紫舌黄腻苔 16 例,花刺苔缩舌 4 例。

脉象: 缓和脉 4 例,洪数脉 6 例,沉细虚 12 例,弦滑数脉 9 例,弦细脉 8 例,结代脉 5 例,细数脉 4 例。涩数脉 3 例,沉涩 3 例。

•  治疗方法及疗效观察

(一)中医辨证及治则方药

•  气滞血瘀型:临床表现:胸胁胀闷,性情急躁,胁下肿块,刺痛拒按,痛有定处,夜间疼痛加重,可扪及包块,舌质暗有瘀点,脉象涩数。肝癌 2 例,中晚期肺癌 1 例。治以理气活血,化瘀消积。方选:血府逐瘀汤加减:当归,川芎,桃仁,红花,生地,桔梗,枳壳,牛膝,赤芍,柴胡。疼痛剧烈,加乳香,没药,郁金,元胡,降香。有胸水加葶苈大枣泻肺汤加减。

•  痰湿凝聚型: 临床表现:喘咳咯痰,胸闷心悸,恶心呕吐,胃脘痞满,浮肿,肿块。脉象:细数。舌象:红舌。胃癌、肺癌伴胸腹水, 2 例。治以化痰祛湿,散结宽胸。方选:瓜蒌薤白半夏汤合二陈汤加减:瓜蒌,薤白,半夏,陈皮,茯苓,甘草,胁胸痛甚,加元胡,乳香,咳嗽胸闷明显,加杏仁,前胡,桔梗,积壳。

•  热毒内炽型 临床表现:症见发热,面红目赤,口渴喜饮,咽干舌燥,心烦失眠,干咳气短,痰少而稠,或痰中带血,大便秘结,小便短赤,吐血衄血,舌红,脉象数。 3 例晚期癌症并肺部炎症,骨转移。治宜清热解毒,滋阴降火。方选:麦门冬汤或石膏汤加减:生石膏,寒水石,知母,麦冬,淡竹叶,玉竹,石解,竹茹,花粉,沙参,有实热时用大黄。

•  气血不足型:临床表现:头晕目眩,少气懒言,乏力自汗,面色淡白或萎意,心悸失眠,舌淡而嫩,脉细弱,中晚期肿瘤手术,放疗和化疗后。治宜补气养血,培本固元。方选:八珍汤或十全大补汤加减:人参,太子参,枸杞,黄芪,山萸肉,熟地,山药,当归,白芍,杜仲,甘草。气虚甚,加党参,白术,茯苓。阴血不足,加黄精,何首乌,阿胶。

•  脏肜腑亏虚型:临床表现:面色苍白,畏寒肢冷,腰酸或下腹冷痛,腹泻,小便不利,面浮肢肿,腹胀如鼓,气喘心悸,舌淡胖,苔白滑,脉沉细。 4 例晚期肿瘤腹腔内脏转移及骨髓转移患者。治宜调理脏腑,温补脾肾,益气养血。方选:真武汤合五苓散加减。心脾两虚型用补益心脾法,黄芪,党参,白术,茯苓,炒枣仁,当归,远志加减。脾肾两亏形用健脾益肾法,党参,枸杞子,白术,菟丝子,破故纸等。

•  气虚血瘀型:临床表现:面色淡白,身倦乏力,少气懒言,疼痛如刺,痛位不移,拒按。舌淡暗有紫斑,脉沉涩。 治宜补气化瘀。方选:八珍汤合四物汤加减:党参,白术,茯苓,灸甘草,陈皮,当归,川芎,熟地,白芍,川芎,白芍。

7 ,阴虚火旺型:临床表现:症见午后潮热,或夜间发热,手足心发热,心烦,失眠,多梦,颧红,盗汗,口干咽燥,大便干结,尿少色黄,舌质干红有裂纹,无苔。脉象细数。 3 例晚期肿瘤骨转移。治宜滋阴清热抗癌。方选:大补阴丸合六味地黄汤加减:熟地,知母,黄柏,山萸肉,山药,茯苓,丹皮,泽泻。

(二)疗效观察

1 ,应用中药对 43 例中晚期肿瘤疼痛患者进行镇痛效果的观察。

疼痛标准:采用 WHO Ⅴ级疼痛分级方法。 1 级:轻度疼痛,为间歇痛, 5 例。 2 级:中度疼痛,为持续痛,影响休息,需用止痛药,吗啡每日 1 ~ 2 次 21 例。 3 级:重度疼痛,为持续剧痛,必需用吗啡止痛药才能缓解 11 例。 4 级:极度疼痛,为持续剧痛,并伴有出汗,心率加快等症状 2 例。

结果:中晚期肿瘤 43 例治疗前后对照:显效:(治疗前服用吗啡止痛每日 2 ~ 4 次,服中药后仃用吗啡,疼痛消失) 7 例 16.3% 。好转: 2 ~ 3 级疼痛转为 1 级疼痛(治疗前服用吗啡止痛,每日 4 ~ 6 次。服中药后,服用吗啡每日减至 1 ~ 3 次或偶尔出现疼痛,症状较轻) 28 例 65.1 % 。无效:服中药后疼痛无明显减轻 8 例 18.6% 。镇痛效果总有效率为 81.4% 。

2 ,应用中药对 29 例 中晚期肿瘤 发热 患者进行效果的观察:体温 38 ℃ ~ 39 ℃ 6 例患者服用保泰松类西药,体温当日即可恢复正常,但仃药后体温又升高。服用中药后,体温逐渐降至正常 5 例,另 1 例体温在 37.5 ℃。体温在 37.5 ℃~ 38 ℃ 23 例,服用中药后体温逐渐降至正常 19 例,体温逐渐降至 37.3 ℃~ 37.5 ℃ 4 例。退热效果总有效率 100% 。

3 , 应用中药对 13 例中晚期肿瘤出血患者进行效果的观察: 13 例痰中带血 7 例,便血 5 例,鼻出血 1 例,服中药后, 7 例痰中带血, 2 例血痰消失, 3 例血痰减少, 1 例无效。 5 例便血, 2 例便血消失, 3 例无效。鼻出血 1 例消失。止血效果总有效率 61.5% 。

4 , 应用中药对 21 例中晚期肿瘤 进行消瘦 患者进行效果的观察:治疗 2 1 例,体重增加 2KG 以上者 8 例,基本平稳增加 1KG 者 5 例,体重下降超过 2KG 7 例。增进体重有效率为 61.9% 。

三,病历举例

例一, w ,男, 58 岁,澳州居民, 1998 年 9 月 8 日初诊。因患中心型肺癌,纵膈淋巴结转移。纤维枝气管镜病理活检为:鳞状细胞癌。左锁骨上 2 × 2cm 肿大淋巴结,固定。放射治疗:放射治疗 3 周后,自觉口干咽痛,咳嗽加重,低热,胸闷不适。放射治疗至四周开始黄色粘痰,气促,喘咳, T39.5 ℃ 左右,医院诊断放射性肺炎,给静脉输入抗菌素、地塞米松等治疗,用药后虽体温有时下降,但输液过后体温又随即回升,症状不减。治疗 6 天病情不见好转,家属要求笔著中医治疗。处方:鱼腥草,芦根,白花蛇舌草,金银花,冬瓜子、瓜娄、沙参、蒲公英,连翘,桃仁,半夏,防已,桔梗,黄连,石膏。每日二剂,水煎,分四次服用。服上方后体温降至 37.8 ℃, 3 天后胸闷,气促,喘憋明显减轻,体温恢复正常。上方去黄连、蒲公英、石膏,加黄芪、麦冬、紫菀、百部、生地等。每日一剂,分二次服,病情逐渐好转,二周后继续坚持放射治疗结束,病情稳定。

例二, L ,男性, 58 岁, 2000 年 3 月, 25 日初诊。大肠癌手术后,化疗、放疗后 3 月,血液检查癌胚抗原( CEA )增高 8 ng/ml ( RIA 法),要求笔者中医治疗。患者食欲减少,食后腹胀,肢体倦怠,大便稀溏。舌质淡红,脉象虚弱。处方:党参,茯苓,白术,准山,薏仁,扁豆,莲子肉,芡实,甘草。每日一剂,水煎分二次服。上方三周后,上述症状好转。以党参,茯苓,白术,女贞子,八月扎,半枝莲,生苡仁,凤尾叶,甘草等为基础方加减,持继 4 周。复查 CEA 7 ng/ml ( RIA 法)。上方加黄芪,肉苁蓉,苦参,白花蛇舌草,莪术, 6 周复查 CEA 5.2 ng/ml ( RIA 法)。以上方为基础,加黄药子等 6 周复查 CEA 3.6 ng/ml ( RIA 法)。追踪随访至今健在。

四,体会

(一),中药对中晚期癌症病人对症治疗有独到之处

中晚期癌症病人,可出现各种复杂的症状,如癌毒内蕴,中医之癌毒往往表现为“炎症”或“感染”证候。炎症、感染多与肿瘤的恶化与发展互为因果,形成恶性循环。由于肿瘤的迅速增长,致使脏腑功能失调,血液循环障碍而造成感染。同时,肿瘤本身供血不足,引起坏死也可产生炎症。癌细胞新陈代谢的产物,刺激体温调节中枢,致使平衡失调,引起癌性发热。有肿瘤的存在,就有炎症存在的可能,而炎症、感染的存在则又可降低机体的抗癌能力,加重对体质的消耗。因此,消炎、清除和降解体内毒素是治疗癌症的重要措施。西药的抗菌素、解热镇痛药等往往难以奏效,笔者运用中医的辨证论治,以养阴生津、清热解毒等方法,不但发热可退,还能纠正热毒伤阴等,提高机体的免疫功能,达到治癌目的。临床实践表明某些中药对一些癌症患者的发热、感染、炎症等常常起到西药抗菌素、解热镇痛药,更为满意的效果。此类药物有:黄连、黄岑、大黄、银花、半技莲、白花舌蛇草、山豆根、败浆草、土茯苓、蒲公英、穿心莲、七叶一枝花、垂盆草、鱼腥草、瓜蒌、龙葵、紫草根、肿节风、冬凌草、虎仗、大青叶、青黛、太子参、党参、北芪、黄精、绞股兰等类。晚期癌症患的水肿,西药利尿剂作用虽强,但容易出现电解质紊乱,酸硷平衡失调,如能配合中医辨证,采用渗淡利湿、益气消肿、温阳利水法,疗效肯定。癌症患者的便秘,单使用泻药,仅能解决临时通便,如应用滋阴、润燥、增液、益气之法,可起到治本之法。中晚期癌症脾虚腹泻多见,单纯使用肠道抗菌素、止泻剂不能达到目的,采用中医辨证温肾健脾法,疗效确实,且能提高免疫功能。中医对中晚期癌症病人对症治疗,疗效独特的最关键因素,是中医的扶正固本,改善了机体的虚损状态,提高了抗癌、抗菌、抗炎的能力,抑止了病情的恶化,确是单纯西药所不具备的。

(二)舌象动态变化对治疗癌症的临床实用价值较大

现代医学 X 光、 CT 、核磁共振、 B 超的影象检查是确诊、复查不可缺少的诊断手段。但所有这些,不仅经济价值昂贵,也不适宜患者经常使用的手段。而中医的舌诊方法,不仅方法简便,无副作用,用于判断预后转归、辨证、指导临床用药的有效客观指标,临床实用价值较大。而且舌象之证候,更能早期的显示出病情的微观动态与转归。会比影象学的改变更为敏感,更实用,且更早些,这不但对于临床的治巳病十分有益,还可用来治未病,在恶化来临之前就对之进行早治疗。正常健康人的舌质色泽淡红,滋润而光华,显示气血通达,津液滋养的生气。本组 7 例早期肿瘤患者为淡红舌, 3 例舌质颜色微晦暗和齿痕,随防 7 例均健在。淡红舌的癌症患者,病变多轻浅,属早期,如治疗及时,预后较好。本组观察 5 例晚期癌症患者,病情恶化,紫舌转向紫暗舌,舌苔由薄转成厚腻黄苔后转成黑苔。现代医学对癌症青紫舌研究较多,发现它多见于晚期癌症患者,与缺氧、血栓、高铁血红蛋白增高、微循环障碍、血粘度增加等有关。放疗中舌质对估计患者的耐受性有一定意义,红降舌患者在放疗前已呈热象,再加上累积照射,容易出现口苦咽干、大便秘结、食欲下降等放疗副反应。因此,对红绛舌的癌症患者的放疗需从小剂量开始,同时要配合服用清热解毒、养阴生津的中药。淡白舌对化疗的副反应极为敏感,易出现消化道反应,周围白细胞和血小板下降,以致难以坚持全疗程的化疗。淡白舌属正虚寒凝,如再用化疗攻击,犯了虚虚之戒。因此,宜先用中药补气养血、健脾益肾,正气得到扶助后,再进行化疗,完成全程化疗,延长生存期。中医治癌必须辨证,而舌质则是重要体征,临床上见到淡白舌癌症患者,如重剂投与抗癌之半枝莲、七叶一枝花、白英等清热解毒药。而末能同时扶正健脾益,会呈虚虚寒寒之戒,使正虚寒凝的淡白舌癌症患者,在大量苦寒药面前,不但无效,反可出现胃寒等各种不适。中医治疗癌症,常用清热解毒、以毒攻毒、软坚散结、活血化瘀、扶正益气、化痰祛湿等法。辨明何证,用何法,用何药,根据舌质变化,重枧整体性,强调针对性,应用灵活性,达到有效性,才能堤高中医治癌的疗效。

 

 

 

中医治疗典型病例介绍:

y 56 岁 女性 99 年 6 月患 乳腺癌 行左乳房切除,后作了 11 次化疗。由于手术、化疗的副作用,白细胞低下,血小板减少,脱发,身体虚弱,精神很差,无力,胃口不好,失眠,头痛腰痛,情绪低落。同年 9 月开始经笔者中医辨症治疗 4 周,白细胞、血小板恢复正常,胃口好转,全身有力,失眠好转,头痛腰痛消失。经 12 周抗复发治疗,经复查血液 CA135 , CEA 均为阴性,全身未发现异常。继后间断内服中药,连续随访观察 ( 四年 ) 至今,未见复发和转移。

L 男 27 岁 2002 年 3 月颈部出现一肿块,手术切除后,病理切片确诊为 恶性淋巴瘤 。继而在后腹膜又发现肿块。经化疗、效疗、干细胞治疗。患者血小板、白细胞、红细胞减少,贫血,全身轻度黄染,无力,无胃口,全身疼痛,咳嗽,腹泻,脱发,多次因晕厥而入院。血小板、白细胞、红细胞、血红蛋白等未能恢复,上述症状未见减轻。 2002 年 11 月经笔者中医治疗 8 周后血小板、白细胞、红细胞、血红蛋血均恢复正常。黄染消退,全身有力,咳漱好转,全身疼痛减轻,食欲好,大便正常,无晕厥发生,头发重生。继后用中药抗复发治疗,随访健在并参加工作。

R 男 36 岁 97 年 3 月因头痛,鼻出血活检病理片确诊为 鼻咽癌 ,开始放射治疗。 3 周后反应加大,恶心呕吐,头晕、脱发,失眠、体重 70 公斤降到 50 公斤。经笔者中药治疗后恶心呕吐好转,头晕消失,睡眠开始正常,继续放射治疗。中药抗复发诒疗 24 周后,头发变得又黑又粗,体重恢复,肤色红润,全身有力,每天坚持工作,复查未发现异常。随访健在。

C 男 62 岁 99 年 5 月确诊 胃癌 (胃镜活组织病理片确诊),胃次全切除手术,后进行化疗外加笔者的中医治疗,在化疗中副反应不大,身体恢复很好,坚持晨运,购物。每年复查均未发现异常。随访至今健在。

K 女 42 岁 2000 年 7 月患 卵巢癌 做全宫和附件切除术。后进行化疗和笔者中药治疗,副反应轻,体力恢复快,并参加工作。多次到医院复查无任何病变,间断内服中药健在。

T 男 60 岁 2000 年 9 月肺部纵膈处肿块 6 × 7CM ,病理片确诊 肺癌 。经化疗、效疗,恶心呕吐,全身无力,头晕、失眠、脱发、咳嗽,气促,体重减轻, 12 月出现胸水,每两月需抽胸水一次。每次约 800 ~ 1000 毫升,病情不见好转。 2001 年 3 月经笔者中医治疗 12 周后,胸水增长缓慢,恶心呕吐好转,气促咳嗽改善,体重增加。继续中药 8 周,胸水不见增长,失眠好转,全身有力,食欲良好,能参加工作。 X 光胸片:肿块未见改变,大小同前。随访观察至今健在。

 
返回主页   进入论坛查看更多内容